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人文 > 廠容廠貌

廠區主干道

即便低到塵埃里,也未必能開出花來。

  如果你曾經在珠江新城眼見打車應用推廣員是如何手把手地向一個個司機推廣打車APP,你大概會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最近一個月,在北京、上海、深圳等打車APP賴以生存的主要大城市,因為加價違規和不利監管等理由,打車APP被紛紛要求整改,甚至叫停。一時間,擺在打車APP開發商面前的挑戰,忽然從群雄逐鹿間的跑馬圈地,變成了監管部門的一劍之傷。

  打車APP們,是既來之,則安之,還是能夠另辟他法,破解重圍?也許,從兩個同行的案例中能夠得到些許啟示。在此之前,今年春節前夕遭到熱捧的搶票軟件一度因打亂正常購票秩序被建議取消;在其之后,淘寶網和掛號網推出的預約掛號平臺運行沒多久就捅了個“馬蜂窩”,被北京市衛生局以不允許商業利用為由叫停。

  上述案例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來自傳統行業的互聯網改造。這些年,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以及人們生活習慣的互聯網化,給了傳統行業太多震撼。這種趨勢帶來了巨大的商業蛋糕,人人趨之若鶩,但用互聯網產品徹底改造一個傳統行業,動的又是誰的奶酪?

  顯然,這一切看上去并不會像想象中那么美好和順利。

  下筆之際,筆者從一位北京出租車司機那聽到,從下個月開始,嘀嘀和搖搖就要接入統一的電召平臺,相當于被“招安”。今年4月,北京出租車出臺新規,建立統一的特服號碼調度平臺,推進聯合電召服務,提供24小時的電話約車、網絡約車、手機約車等電召服務。

  在這場轟轟烈烈的互聯網改造大潮中,誰是最后的贏家?看官們心中應該自有答案。

  在普通用戶的邏輯中,得優質服務者,方得其心。打車APP的盛行,是因為其用移動互聯網的方式,造就了匹配乘客與出租車司機信息的新模式,緩解了高峰時段乘客打不到車、閑時出租車司機拉不到活的尷尬。但在這個過程中,各家打車APP活得都不容易,明刀明槍的戰場里,大家比拼的是地面推廣、精細化運營等各種能力。

  但眼下的“叫停”,卻頗有些“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意味。打車APP把上述那些最臟最累的活都干完了,但很抱歉,即便你低到塵埃里,也未必能開出花來。

  百度C EO李彥宏最近談到,互聯網正在加速淘汰傳統產業,這是一個很可怕的趨勢。但在筆者看來,即便是在這種趨勢下,在傳統行業里,似乎總還是少了“能者居之”。其實,消費者天生會用腳投票,比如在電召系統相對完善、打車不算太難的上海,消費者對打車APP的追捧程度自然就不如北京來得熱烈。

  在一個行業里,開放市場、鼓勵競爭,歡迎高手參與競賽,讓消費者有充分的選擇權,確保能者居之,是一種健康的文化,由此創新的活力與生產力才會不斷迸發。但如果保護主義盛行,那在市場競爭中的勝出者將永遠都不會是那個即便斗個你死我活仍能站著的能者。要知道,只有在開放和競爭的環境下,一個產業才會有健康的新陳代謝,不斷地提升創新精神和生產效率,真正地做到便民惠民。

上一個:廠區一角

下一個:廠區主干道2

Copyright ? 2016 唐山科德軋輥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6024066號-1 Powered By: 銘萬
beplay体育手机下载